色尼姑色和尚618

法国民意调查:Macron的政党赢得了议会的多数席位


“那位荣宁县主,我从前在端妃宫里见过,看着倒不像个骄横霸道的,长得也好,妹妹可曾见过?”清霜在宫里时,比原身要得脸,一般有名的人物儿,她也常能见着。

“我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宫女,哪能轻易见到贵人们。好也罢,坏也罢,终归婚事定了,以后咱们只小心服侍就是了,管她是谁呢!”

许苹说得轻松,清霜却不会想得这么简单,荣宁县主进门,周禛无论如何总要给嫡妻几分面子,再说新婚燕尔,说不定心就从妙儿身上收回去了也是有的,荣宁县主若是性子好,对她们这几个前头姨娘还能容得下,若是性子不好,只怕就会拿姨娘开刀。

她不管如何,好歹有周禛护着,清霜和夭桃烟柳几个,却是无依靠的,既不能得周禛的宠爱,或是早早就依附了荣宁县主,或是隔山观虎斗,都自有考量。


清霜本来还想从她这里多问些消息,见她始终不咸不淡的,也只得罢了,留下糕点,怏怏去了。

许苹盯着那碟荷叶糕,还想着要不要招只猫儿狗儿来试试,可又想着难道清霜真会这么笨,

巴巴送一碟毒糕点过来给我吃,毒死了自己她还能跑得了?

她正在心里纠结,春枝看她盯着那碟糕点出神,便问:“姨娘这会子不吃,我收了吧?清霜姨娘的荷叶糕做得最好,只是姨娘虽然爱吃,只怕这会子吃了,中午吃不下饭,还是等下半晌饿了热一热再吃。”

许苹皱了皱眉头,问春枝:“我以前有这么爱吃她做的荷叶糕么?”


“爱吃呀,姨娘忘了,爷回来前头一天,清霜姨娘说池子里荷叶刚长出来,

今年头一遭做荷叶糕,给姨娘送过来,姨娘还吃了好几块。”

那不就是自己穿过来的前一天?

“我吃完有没有肚子疼?”

春枝噘着嘴道:“我怕姨娘积了食,还劝您别吃那么多,您只贪嘴,不听。好在倒没事,想是这荷叶糕好克化,只是这次可别吃这么多了,终究糕点当不得饭食………”她后面的唠叨许苹没再细听,看来是她多虑了。既然不是糕点有毒,那原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穿了过来呢?

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,她又是个大而化之的性子,也就不再纠结这事了。


转眼到了端午这日,天气热得异常,大清早太阳就晒得明晃晃的,窗前的石榴花倒是开得越发灿烂,明霞锦绣一般,红艳艳的。

周禛还没用完早饭,就被请出去见客了。

大厨房里送了各样粽子、艾草团子和雄黄酒等过节的东西来,春枝接了,给了赏钱,进来放下东西,就和秋水两个带着小丫头们忙着各处燃艾草,洒雄黄粉,挂菖蒲。


许苹笑吟吟地倚在窗前,托着下巴看她们折腾,间或看她们被烟熏了眼睛,揉得直流眼泪,她还没心没肺地笑得更大声。

这幸福日子过久了,果然会让人心志消磨啊……她一边感叹一边想,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也觉得“此间乐,不思蜀”了呢?

可是终究这只是个美梦,总有要醒的一天,如今越是拖着,来日就恐怕过得越惨,到时候,想走都走不了了。

春枝把一个菖蒲根做的健人挂在了门楣上,进来给许苹系长命缕,她还是小时候前世戴过这个,奶奶做好了,端午那天给她戴在手腕上,要等立夏才许取下来。这里的习俗原来也是大同小异。只是长命缕比前世的要精致,末端还串了一粒小小的金铃铛。

系好长命缕,几个丫头都给许苹行礼,恭恭敬敬说:“给姨娘续命,愿姨娘长命百岁,平安康泰。”

许苹笑纳了,指着梳妆台上一只剔红牡丹花的圆形妆盒说:“每人去挑一样,谢谢你们的吉利话儿。”


那妆盒里都是周禛上次京城带回来的时新东西,正适合女孩子们用。

几个丫头这些时跟她处得都好,并不客套推辞,欢呼了一声,过去开了妆盒便挑起来。

她看着她们活泼泼的喜乐劲儿,又是高兴又有些惆怅。等各人各自挑到了心爱的东西,纷纷过来跟她道谢。

春枝便说:“姨娘这就去给爷送长命缕和香袋吧,晚了怕爷该出门了,往年溧阳城里端午热闹得很,可惜咱们不得出去看,听说溧阳河年年赛龙舟,都是咱们爷主持,什么时候能出去瞧瞧热闹就好了。”

“求着姨娘赶紧给你配个小厮,成了家,自然就能出门了。”秋水笑嘻嘻打趣。

春枝白了她一眼,“这丫头天天嘴里不是生孩子就是配小厮,也不嫌害臊,想是你等不及了,才胡乱拉扯别人。”她嘴上说话,手里也没闲着,利落地把许苹上次编好的长命缕和那串粽子香袋找出来,拿块手帕儿包好了,递在她手里。



她只得接了过来,见外面太阳大,又拿了一把绘着蕉荫捧卷美人图的团扇,带着小丫头夏纹往慎思堂去。

阳光炽热,晃得人有点睁不开眼睛,她拿团扇遮在额上,走不了多久,鬓角就出了微微的汗,幸而没擦粉,要不然,这一路顶着太阳走过去,脸也就花了。


夏纹先到了二门上,问了小厮,知道周禛正在书房,便说:“姨娘进去罢,我就在这树荫下等姨娘。”

许苹点了点头,才走到慎思堂门前回廊下,因着天热,门窗都开着,只挂了一层轻薄的龙须藤帘,屋里的声音传出来,听着好似有客,她便在门口站住了脚,隐隐听得“龙舟”、“摆宴”等等字眼,想是周禛跟人在商量端午过节的事情。

她不好进去,只得在廊上站着,拿着团扇扇着风,幸而没等多久,那屋里的客人就告辞了出来,她连忙躲到柱子后面,拿团扇障了面。偷眼见着一个穿着簇新的宝蓝回文万字纱袍的身影从门内出来,是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,在门口站了一站,好似眼风往这边扫过来,她连忙躲了,站着不动,等他下了阶梯往外走了,才出去,掀了帘子进屋。

周禛刚送走客人,见她掀帘子进来,不由眼前一亮。


因着今日过节,春枝秋水一早起来就花了不少心思给许苹打扮,穿了一条石榴红绫绣百花的高腰长裙,裙外蒙了一层素色轻纱,如此裙内的石榴色和鲜艳的百花便显得朦朦胧胧,多了一层诗意,上身是窄窄的交领雪色绸衫,套着和裙子同花色的半臂,腰上挂着一个五毒荷包,挽了高高的发髻,明珰珠钗,垂下长长的流苏,簌簌打着鬓角,虽没擦粉,却点了石榴花钿,涂了朱红的唇脂,整个人明艳异常,头发上还洒了周禛上次带来的香水,幽香四溢。高腰裙更显得胸前汹涌,腰肢纤细,裙摆披垂下来,仿佛一枝风前颤巍巍的花儿,让人情不自禁有了攀折的欲望。


周禛向来喜欢她打扮得漂亮,见了果然十分高兴,亲热地搂过她的腰问:“妙儿怎么来了?”

许苹娇嗔地看了他一眼,把手里的绢包儿托高,“来给爷续命呀。”
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色尼姑色和尚6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