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联合政府在拉卡的叙利亚军用飞机

春枝嘻嘻地笑,也不再和她争辩,只说:“我把秋水夏纹冬晴都叫了来一起做。

”果然出去唤了几个丫头来,叽叽喳喳热热闹闹地一起做起针线来。

这房里有两个大丫头两个小丫头服侍,大丫头正是春枝和秋水,

小丫头是夏纹和冬晴,前几日许苹刚穿过来时,秋水因为家里母亲病了,请假回家服侍母亲,正好不在,如今回来已经半个多月了。


她照着前世的记忆,拈了五色彩线,从头上扎整齐了,拿了一根长长的缝被子的最大号的银针,穿好丝线,从五色线头上穿过一半,然后一缕一缕绕到针上,快绕满了,把针拔起一半再接着绕,一直到五色线绕完为止。这方法简单,做出来也好看,做了一会儿她便做顺手了,速度也快起来。


几个丫头们用菖蒲根做成老健人,还有许多粽子角黍、蒜头、五毒、老虎等小香包,中间都灌了香粉雄黄艾草之类,一串串的很是可爱,秋水的针线做得最好,她做的小布老虎胖乎乎的,用黑珠子线打结做成眼睛,活泼可爱,憨态可掬,一做好许苹便命挂到床帐子上去。

她的长命缕编得快,很快就做好了几条,春枝探头看了看,说道:“就一条长命缕有点单薄。只怕爷要说姨娘惯会偷懒取巧。”她把手里刚刚做好的一个小香袋放到我手里,“姨娘给这香袋穿上珠线坠子,也就算姨娘做的了,明儿连长命缕一起去送给爷吧。”

这是一串五个小粽子,用五色锦缎裹着香粉雄黄做的,春枝的针线虽不如秋水,却也做得十分精巧,许苹听了她的话,就拣了一个松花绿的流苏璎珞,串上一颗翡翠小珠子,缝在了香袋上面,缝好了来回晃荡几下,自己看看,还颇觉满意。

秋水笑着说:“姨娘看在春枝这般操心的份上,也该听几句好话,只怕她对自己儿子闺女,都没有这样操心的呢!真是可怜天下丫鬟心哪……”


“死蹄子!看我不拧你的嘴!”春枝气得去抓秋水,秋水一边“咯咯”笑着一边躲到许苹身后,几个丫头打打闹闹笑成一团。

“什么事情这样热闹?”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声音。门帘一掀,却见清霜含笑立在门口,身后一个小丫头拎着个食盒。

许苹有些诧异,春枝几个忙收了打闹,“霜姨娘来了。”

清霜已经微笑着进了门,她只得站起来问好,“清霜姐姐怎么有空,往我这里来坐坐?”

“到底是妙妹妹这里欢声笑语的,不像我那里冷清。我因闲着无事,做了几样点心给姐妹们尝尝,想着你爱吃荷叶糕,所以给你送些来。”

小丫头把食盒放在桌上,清霜亲自揭开了,端出一叠碧绿清香的糕点来,一层层的,类似前世吃过的千层糕,上面洒着一层白色的糖粉,还微微冒着热气。


许苹请清霜坐了。春枝把桌上的东西都收进了针线簸箩,清霜笑眯眯瞧了瞧,说:“做得真是精致,妹妹的这几个丫头也越发手巧了。”

春枝笑着端走簸箩,“霜姨娘别打趣我们,谁不知道几个姨娘身边,就属您的红螺针线做得好,年年乞巧都拔头筹,我们哪里赶得上呢。”一边喊夏纹,“快给霜姨娘倒茶。”


许苹暗暗寻思清霜的来意,见她把那碟糕点往自己手边推了推,示意趁热吃,许苹便笑着说“早饭吃得晚,这会子不饿,一会儿再吃罢。”

心里闪过无数宅斗宫斗中下毒毒害情敌的情节。笑话,她可不敢随便吃,万一小命没了……

忽然脑中灵光一闪,对啊,自己穿越是因为前世出了车祸,那这个原身呢?穿越小说里不都说人死了才能穿过来吗?可自己穿过来时明明周围的人都没感到异样,也没有什么重病将死或是意外身亡的情节啊?这是怎么回事?

对面的清霜看许苹好像有点心不在焉,倒也不在意许苹吃不吃她的糕点,只是关切地说:“妹妹怎么看着有点精神不佳?是不是——为了爷要娶亲的事心里不痛快了?”

原来是为了打探消息来的。


“爷娶亲是正经大事,我们以后有了主母,也有个投奔,怎么会不痛快?莫非姐姐心里不痛快所以推己及人,觉得我也应该不痛快?”场面上的话许苹自然也会说,一句话就噎得清霜有些变色。

“我哪里会不痛快。”她有些讪讪地,“只想着爷素日最疼爱妹妹,娶了夫人,以后难免厚此薄彼些,只怕妹妹心里不受用。”

“爷爱疼谁,那都是爷的事儿,咱们在宫里,可不天天听嬷嬷们说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么?我们做姨娘的,也不过是半个主子,爷的事,哪是我们能管得了的。”许苹拿着盖碗拨着茶叶沫儿,笑吟吟说。

“妹妹说得是。”清霜脸上温婉的笑容有点儿挂不住,耐着性子又说:“只听说爷已经订了荣宁县主,妹妹可知道婚期在什么时候?”

许苹摇了摇头,“纵然未订下日子,也远不了,为着爷的亲事,宫里两位娘娘和老爷太太都着急得很,爷虽然没说,只怕等不得年内就要娶过门了。”

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«   2017年6月   »
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

色尼姑色和尚618